神秘山庄

时间:2020-08-26

1. 神秘邀请

杰米是欧洲某滨海城市的一名晚报记者,资历虽然不深,但采写的新闻经常引起轰动效应,很受报社老总的器重。有一天,他突然收到一封奇怪的来信,信上是这么写的:

杰米先生:

您好!鄙人是“神秘山庄”的主人。兹定于八月十三日傍晚,邀请阁下前来寒舍共聚晚宴并小住几日。与此同时,鄙人又邀请另外五位性格不同、情趣不同、职业不同的客人与您一同前往。虽然你们互不相识,但我敢保证,当你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,会发生许多极其有趣的事。如果你能将这些趣事详细记录下来并发表于世的话,一定会引起轰动。

“神秘山庄”坐落在一海岛上。请你们于八月十三日中午十二时前到达3号码头。接待你们的游艇上,悬挂着三面黑色小旗,船夫会带你们去海岛的。

最后,我恳请阁下接受我这次邀请。这将是一次绝对令您终身难忘的旅行。同时,为了保持这次活动的神秘性,请您暂时保守这个秘密,在海岛归来前切勿向任何人提起此事。

“神秘山庄”欢迎您的光临!

 神秘人

 八月十日


杰米马上被信上的内容吸引住了。作为一名记者,任何新鲜、神秘的事情都会牵动他的神经,这千载难逢的趣事怎能错过?

十三日中午,杰米向报社请了假并准时来到3号码头。那艘悬挂着三面黑色小旗的游艇,已十分显眼地停靠在码头边。

杰米踏上游艇,艇内已有三男一女在等候了。等他放下行李,最后一名乘客也急匆匆地登上了游艇。至此,信上所提到的其他五位客人都到齐了。船夫随即启动了游艇。

杰米首先打量了一下其他五位客人,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,看上去斯斯文文的。在旁边是一位穿着粉红套装的性感女郎。坐在对面的两位一胖一瘦,四十岁左右。最后上艇的那位穿着灰色的夹克衫,裤脚管一只高一只低,就坐在瘦子旁边。杰米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你们好,我叫杰米,是晚报记者。我想,大家应该都是去海岛赴宴的吧?我们先互相认识一下吧。”说完,望着坐在身旁戴眼镜的年轻人。

那年轻人推了推眼镜,慢条斯里地说:“哦,你好!我叫卢比,大学刚毕业,学的是计算机专业。前天我收到主人的信,说要招聘网络营销员,我想去试试!”

“哇,那太好了,”那个性感女郎张扬地说,“我也是前天收到的邀请,说是高薪聘请家庭教师,让我去试试。我早就不想在那所倒霉的学校任教了,那校长是个十足的色狼,动不动就……”那女郎感觉离题太远,连忙刹车,抱歉地说,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该说这些。”又说,“我叫艾丽,是中学教师。”

“什么,你们都是去应聘的?”那胖子粗声粗气地说,“他给我的邀请信上说,在神秘山庄举行一个酒店老板座谈会,说有很多老板都会参加,所以我也就来了。怎么,你们不是去参加那个会议的吗?”

杰米问:“那您是?”胖子回答:“我叫亨利,是美登大酒店的老板。”那胖子一脸不高兴,说完看了看戴在右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。

“那您呢?”坐在一旁的瘦子突然站起身来问最后上船的那位客人。

“我是个花匠,叫古尔逊。前天接到邀请函,说岛上的花草不知得了什么病,特地叫我去给花草治病。”

那瘦子听了,沉思着说:“如此说来,你们去那山庄的目的都不一样?”杰米问:“那您是?”

瘦子说:“噢,我叫泰勒,职业是私人侦探。”“那您去的目的?”“信函上说,他家有几个兄弟姐妹失散了,委托我去寻找。”

神秘山庄

杰米问:“那邀请我们的主人是谁啊?”泰勒摇了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我们还是问问船夫吧。”

杰米问船夫:“先生,你们家的主人是谁啊?”

船夫说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啊。”

船夫的话显然让大家大吃一惊,性感女郎跳起来说:“不会吧?别开玩笑了,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船夫说:“是这样的,上个星期,有人打电话给我,叫我今天把你们送到一座海岛上。完成任务后,他给我五百欧元。那人告诉我那海岛的地址,我就按他说的在码头等你们,人齐了就把你们送过去,过几天再把你们接回去就行了。至于这打电话的人,我可真的从来没见过。”

游艇内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
2. 恐惧降临


游艇在海上颠簸了约三个小时,“神秘山庄”终于到了。

这是一座不足五千平米的孤岛,岛上长满了奇花异草,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。山坳内,是一栋独立的二层楼的别墅。外墙上斑斑驳驳,似乎已有较长的历史。离别墅不远的地方还建有一座小木屋,孤独地战栗在海风中。码头上既无主人迎接,也无仆人侍候,只有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:欢迎诸位光临,请到客厅稍候。

七人就一起走进别墅。屋内灯火通明,一楼是大厅,大约一百五十平米,显得格外宽敞。大厅内的装备豪华舒适,尽显欧式风情。一套组合沙发,一张能坐下十人的西餐桌,石砌的壁炉内木柴在熊熊燃烧。一切都是那么的尊贵典雅。

“哇,真是漂亮啊!”艾丽情不自禁地感叹起来。胖子亨利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嘴里叽哩咕噜地说:“什么鬼地方,既然请我们来,却连个影子都不见。”

杰米、泰勒好像在看室内装饰。

正在这时,落地音响内突然发出了一种神秘的声音:“你们好啊,尊贵的客人们,欢迎来到‘神秘山庄’!”听得出,这声音经过技术处理,不仅改变了语音、语调,还使人分辨不出说话者的性别。“很抱歉我现在还无法与各位见面,请你们先去认识一下各自的卧室。卧室在二楼,具体安排我已经写在表格上了。表格就放在茶几上。待你们稍事休息后,六点正,请你们到大厅共聚晚餐。哈哈哈……”最后的笑声使人毛骨悚然。

七人既已来到这里,只得客随主便。根据安排分别去了二楼各自的卧室。杰米、亨利、女教师艾丽被分在东侧的三间卧室,卢比、古尔逊、泰勒和船夫被分在西侧的四间卧室。

杰米走进自己的房间。卧室不大,只有二十来平米,所有摆设也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橱。打开窗门,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大海。

离六点钟还有段时间,杰米就去别墅外看看。他环绕海岛一圈后,走到山庄旁的小木屋内。打开门,只见一整套发电与净水设备,原来是利用潮汐能的发电机。墙上挂着一套潜水服,一只氧气瓶,还有一副箭鱼的标本。刚想出门,却迎面碰见了泰勒。

杰米和泰勒回到大厅内,人们正在议论壁炉前的一幅画像。

这画像是一位年纪较大的长者,坐在椅子上,神采奕奕地看着远方。

杰米仔细看了看,对泰勒说:“这画像怎么挺像您?”

“别开玩笑,我看倒挺像你。”

艾丽指着卢比的眼睛说:“哇,这双眼睛多像卢比,莫非你是他儿子?”

卢比不高兴地说:“别胡扯,我倒觉得你挺像他女儿!”卢比这么一说,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起来。

“别说了!”胖子亨利大声喝道,他指了指戴在右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又说,“快六点了,这该死的主人也该出场了,我的肚子快饿扁了!”

被他这么一说,其余人也确实觉得肚子饿了。正在这时,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一阵香味。

女孩子的鼻子特别灵,艾丽夸张地说:“哇,好香啊!什么东西这么香?你们闻到了吗?”花匠古尔逊接茬说:“是啊,好像是咖啡的香味。嗯,是从厨房传来的。”

艾丽自告奋勇对众人说:“你们去餐桌旁等我,我去看看。”说完就向厨房间走去。

不一会儿,艾丽就端着一盘子,笑呵呵地走了出来。她将盘子往餐桌上一放,又拿出一只咖啡壶说:“果真是咖啡。有人在煮咖啡的器具上设了自动定时装置。刚煮好的咖啡,香极了。旁边还有糕点,我想这是主人特意为我们准备的吧。”说着,她把咖啡分别倒在七只杯子里,又把蛋糕分别装在碟子里。亨利第一个拿起杯子就喝。其余人也各自取了一份享用起来。杰米喝完咖啡,吃完点心说:“六点到了,主人还不出来,真是太不礼貌了。”

胖子的火气更大,粗声骂道:“这个神经病,不知在开什么玩笑!”

古尔逊说:“我说亨利先生,你跟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怎么一路上总听你骂他,好像你和他有天大的不解之仇似的……亨利先生,你怎么了,亨利先生……”古尔逊的喊叫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