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色红宝石

时间:2020-08-26

一颗珍罕无比的红宝石随着开采的一声炮响惊现人世,于是,一双双眼窥视着它,一只只手伸向了它。宝石价值连城,可比宝石更为珍贵的还有别的……

1.矿主得宝

北疆的一座大山里盛产多种宝石,于是便有许多当地人和外地涌来的人,干着与宝石有关的活计,山间小镇桦树镇的季福山就开了一个宝石矿,挖一种叫做“碧玺”的宝石。

季福山这两年运气不错,矿上时不时地能挖出一点东西,他的腰包一天天鼓了起来。季福山二十年前曾有过一段婚姻,但那段婚姻令人不堪回首,他是抛弃了妻子、离乡背井到这里来的,如今他早已过了不惑之年,又在打了十多年光棍后,新近娶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小媳妇,这个叫张小芳的是个小美人儿,季福山在办完喜事后,便把工地交给张小芳的弟弟张顺管理,跟张小芳缠绵了好几天。

之后,季福山把张小芳安顿在家里,重新回到离家十几公里的矿上,孤零零地住进了阴暗、潮湿的地窝子,每天带着工人到离地窝子一公里外的矿上干活儿。他认为没有什么比挣钱更重要了,不说别的,如果没有钱,能娶上张小芳这样的美人儿吗?

就在季福山回到矿上不久,遇到了一件怪事:

这天,矿上来了一个小伙子,要在这里找活儿干,季福山不想招人,小伙子急了,说是跟家里闹别扭了,现在没地方去,硬缠着季福山,季福山想到眼下是七月天气,日长夜短,正是出活的时候,添个人手也不是坏事,于是就收留了,小伙子说他叫杨坚。

小舅子张顺悄悄对季福山说:“这小子来历不明,姐夫您还是要多防着点。”

季福山想了想,便暗自多了个心,其实他对谁都不放心,在宝石行当里挣钱,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暗算,况且这两天他的矿线上一种叫“纳长石”的东西越来越多,中间还有一条红泥土缝,这就是“碧玺”宝石将要出现的兆头,而且有点儿出大窝子的迹象,他得多留点神。

一天上午,季福山在矿上正准备放炮,却见张小芳爬上山来,他便迎上去,把脸一沉:“说过不让你来,忘了?”张小芳笑吟吟地看着季福山,说:“人家特意跑十几公里山路来看你,你还不高兴?俺是来看看你咋挖宝石的。”

“不行!”季福山说,“矿上有忌讳,女人来了宝石就出不来。”

“不来就不来,俺才懒得管你的事呢。” 张小芳说着嫣然一笑,“俺在地窝子等你,晚上早点回来。”

一排炮响过,工人们照例清理矿渣。季福山仔细查看了矿渣后,就自己动手用摩托钻打了两个炮眼,然后亲自装好炸药,按常规,这时候大伙儿该去避炮,但季福山却让工人全都回地窝子休息,下午不要来了。

季福山让所有的矿工撤离现场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查看了打出来的粉末后,预料将会有东西出来,果然,两次药量极小的爆破后,纳长石中间出现了一个小的泥窝子,把泥土轻轻一扒,一颗宝石便露了出来,季福山连忙跪在地上继续掏这个窝子,大大小小的宝石不断出现,不一会儿,手中的袋子已沉甸甸的了,他大致估算了一下,少说也值十几万。不过,那泥窝子正在变窄,好像就要掏完,这使他欣喜之中又隐隐有点失望。

可就在这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当季福山再一次扒开泥土的时候,一颗极大的红宝石猛地出现在眼前!他疑心自己看走了眼,揉揉眼睛再看,那真真切切地是一颗比鹅蛋还要大的红色碧玺!

大且不说,那形状也恰如一个鹅蛋,光滑极了;更令他吃惊的是,这么大的一颗宝石,晶体却十分完整,没有一条裂纹,甚至没有一点絮状的东西,颜色鲜红鲜红的,比他见到的任何一颗红色碧玺都要漂亮,晶莹剔透,毫无瑕疵,这还不算,更绝的是那宝石中央,竟然有一滴水珠,摇一摇,红红的水珠就在里面晃动,这实在是颗罕见的珍宝,季福山和这座大山打了近二十年的交道,见过许多出类拔萃的宝石,但这么大、这么完美的红宝石,他做梦还没有想到过呢!

季福山掏完宝石,又放了一炮,目的是不让别人看到这里出过大窝子。忙完这些,天渐渐黑下来,季福山决定去藏宝石。和许多宝石矿主一样,季福山一般不将宝石带回地窝子,也不轻易带回家,因为相比之下,藏在人迹罕至的山上更安全一些。在确信视野所及的范围内再无他人后,季福山躬身蹿进几百米外的桦树林,在里面摸索了一阵子,又突然溜进一片灌木丛,半个小时后,却从一边的松树林里钻了出来,在夜幕和丰茂的植被掩护下,他分三处藏好宝石,最后带了一小部分往回走。

正在这时,忽然听到不远处“轰隆”一声响,像是一块石头滚下了山谷,激起了巨大的回音,季福山连忙追过去,只见有个黑影在前面一闪,紧接着便消失在树林里……

2. 疑云密布

季福山心里发毛了,于是,他又转回去把那几处宝石重新藏了一遍,这才急急忙忙往回赶。走到半路,却见一个黑影迎面而来,季福山喝道:“谁!”远处传来了答应声:“姐夫,是俺。”季福山一听是张顺的声音,很不高兴,便瓮声瓮气地咕哝着:“你来干啥?”

“俺姐见你这么晚还不回来,不放心,让俺来找你。”

“没事,下午出了点儿东西,耽误了一会儿时间。”季福山故意轻描淡写地说,“回吧, 早点休息。”

季福山有两个地窝子,一个住工人,一个他自己住。季福山回到自己的地窝子里,张小芳忙关上门,问道:“宝石出来了?”

“出了一点儿。”

“值多少钱?”

季福山将手中的东西塞给张小芳:“就这些,值七八千吧。”

“你自己收起来吧,俺才不愿管这些东西呢。”张小芳说着,又给季福山盛来了饭,“山上条件太苦了,你还是早点收手吧。”

季福山一听,胸口暖暖的,心里酸酸的,眼里湿湿的,别的女人嫁丈夫,好多是冲着钱来的,而张小芳从来不提钱的事,再说,她又是他季福山自己看上的:半年前,张顺来季福山这里干活,混熟以后,张顺谈起他老家有个姐姐,被发了财的前夫抛弃了,想在这边成个家,于是季福山便让张顺拿来了张小芳的照片,他一眼就看上了。张小芳不仅心眼好,模样儿也俊,想到张小芳的好处,季福山忍不住一把将她拥在怀里……

第二天,季福山让张小芳回了桦树镇,然后,他背地里问工地上做饭的老汉:昨天晚上谁离开过地窝子?老汉回忆说:“张顺出去了一趟……哦,还有杨坚,他出去了好长时间。”季福山一听,心里禁不住打起了小鼓:自从杨坚来到矿上后,季福山就发现他时常在偷偷地注意着自己,神情诡异,躲躲闪闪的,便觉得这小子有点异常,听说杨坚昨晚离开过地窝子,他就疑心昨晚跟踪自己的是杨坚。

季福山决定试探一下,午饭时,他趁杨坚单独坐在一旁,就过去搭话:“听说你昨晚半夜才回来睡觉,在外边睡着了?”

杨坚脸上“刷”地红了:“我……我到外边去随便走走,没想到……就睡着了。”

季福山又说:“睡到半夜冻醒了,才跑回来?”

“嗯……就是。”

季福山看出杨坚在撒谎,冷冷地说:“别睡错地方,当心着凉了,山上可没有药。”

晚上,季福山对张顺说:“替我盯着一点杨坚,要是他晚上单独出去,给我讲一声。”

张顺说:“咱自家的事情,俺一定会尽心的,姐夫您就放心吧。”

当晚,季福山躺在地窝子里难以入睡。昨天宝石出来,他虽尽量不动声色,内心却一直处于高度兴奋之中,既因为突发横财,又担心出什么事。他反复想过,藏好的宝石应该不会出问题,他相信自己藏得非常巧妙,即使杨坚或者别的矿工偷看到藏宝地点的大致方位,但是花上十天八天也未必能找出来,何况这帮人基本上是同出同归,根本没有多少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。

晚上虽然有机会出去,但黑灯瞎火的更不可能找到宝石,可是,在这些东西变成现款前,季福山总感觉那还不是自己的,听说以前有一个淘金客,干了三年也没挣上钱,垂头丧气地回家时,被路上一条树根绊倒,他气急败坏,要把树根挖出来,不料竟挖出一大包金子。

季福山心想:自己的宝石会不会也像这样意外地落入他人之手呢?这事难说,还是尽快出手的好,可脱手也不是件易事,宝石好坏要从个头、晶体、形状、颜色、透明度等方面综合来看,交易双方完全是凭感觉讨价还价,单说那颗大宝石,个头大,颜色是碧玺中最好的“双桃红”,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,而且还十分奇异,不卖上二百万元是不甘心的,但要找一个肯出大价钱、又拿得出这么多现金的买主,还真得好好琢磨琢磨,而且宝石交易都是在暗中进行,还要考虑对方是不是可靠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