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无间道

时间:2020-09-07



赵清源闭上眼,流出泪来,祸是他惹出来的,现在他实在无颜去看这残忍的一幕。

“等待这一天,我已等了三十八年,”大庄眼睛里闪出深邃的痛苦之色,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地说,“你终于也有了今天。”

“你是谁?”萧环山诧异地问,“三十八年?你我之间难道曾经有什么过节?”

“你当然不会认识我,”大庄发出了一串近乎疯狂的笑声,“因为我一出生,你便抛弃了我和我母亲。这些年来,为了找到你,我遍访天下赌场,练就了一身的赌艺,也闯出了一个赌王的名号,我练赌术、开赌场,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你,替我死去的母亲报仇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麟儿?”萧环山的声音有些颤抖了。

“你总算想起我来了。”

萧环山一下站起来,眼里涌出了两行老泪:“你真的是我的麟儿?”

大庄狠狠地说:“我不是你的麟儿,从三十八年前你抛弃了我们母子那天起,我便不再是你的儿子。”

“你错了,孩子,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抛弃你们母子俩,”萧环山流着泪,摇着头说,“是你母亲……她不想再见我了,因为……因为我伤透了她的心。”

大庄愣了。

“她一直反对我打麻将,可是……可是我始终无法戒掉麻将瘾,”萧环山喃喃地说,“就在你出生的那天晚上,我还是没肯在家陪陪你妈,而是跟着几个牌友,烂赌了一夜,从那一天起,你母亲便对我彻底绝望了,在你刚刚满月的时候,她便抱着你不辞而别。直到那时,我才突然明白,在我的生命里,最珍贵的根本不是什么麻将,也不是什么麻仙的名头,而是你们母子。

此后的三十八年里,我走遍天涯海角,想找寻你们母子,可始终也没能找到。你知道吗?孩子,这三十八年来,我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痛苦的回忆里,除了你的母亲,我这一生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人,那是因为我始终都深爱着你们。”

大庄喃喃地说:“我……我不信。”

“信也好,不信也好,”萧环山含着泪、笑着说,“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,不过在我死之前,还能亲眼看到你,即便死我也瞑目了。”

大庄握刀的手开始发抖。

“我能证明,这些年,萧大爷真的是独自生活,”赵清源急忙证明说,“他老人家身边真的没有别的女人,现在既然都解释清楚了,大家都是一家人,何必还要动刀动枪的呢?”

大庄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,握刀的手抖动得更加厉害了。然而就在这时,突然有一把枪顶住了大庄的脑袋。

握枪的不是别人,居然是毫不起眼的小角色陈四。

“放下你的刀,赌王萧麟,”陈四冷冷地说,“你的赌场现在已经被我们包围了。”

赵清源急忙说:“陈四,你开什么玩笑?大家都是自己人,快放下枪。”

“谁有空跟你们开玩笑,我是一名卧底警察,为了找出狡猾的赌王萧麟,我们可真是费了不少工夫,”陈四盯着大庄的眼睛说,“他隐藏得很深,我们几次抓捕,都被他狡猾地溜掉了,所以我才会把赵清源推荐到这里来。因为我知道,赵清源的赌技很高,并且在赵清源背后还有一位麻仙在撑腰,要对付这两个人,必须得赌王亲自出马。”

陈四正说着,外面突然闯进一个赌场的马仔:“老板,不好了,外面全是警察……”马仔说到这里时,才看到了顶在大庄脑袋上的那把手枪,于是,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一辆辆闪动着警灯的警车密密麻麻地停在了赌场周围,一个个赌徒被警察押解着,垂头丧气地从赌场里走了出来。

“孩子,是我害了你,我罪该万死。”萧环山被一名警察押着走向一辆警车的时候,突然扭回头,冲萧麟狂喊了一句。然后,他便像疯了一样,挣脱警察的手臂,一头向警车撞去。

萧环山倒在了地上,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。

“爸爸……”萧麟的嘴唇哆嗦了几下,终于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声。

(作者:清 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