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乡的金洞

时间:2020-09-12

每个人都是命运的建筑师,可有人建造的是宫殿,有人堆砌的是坟墓……

1. 不祥之兆

异乡的金洞

世上有很多种金矿,也有很多种采金的方法,西北的断云河一带出产沙金,这儿的淘金人采用的是一种十分简便的方法:选好矿点,砌上金槽,引来河水,炸矿取沙,沙中淘金,就这么简单。

柴老板就在断云河边开了这么一个金矿,眼下手里有三十多号人马。跟断云河边大多数矿点一样,柴老板采的是明矿,也就是露天开采。这天,柴老板突然从矿上带了十个人,沿河而上,爬上一处石崖,来到一方平台,指着一个黑乎乎的洞口,宣布了他的决定:“你们十个人,从今以后就在这洞子里干!”

话音刚落,就有人“扑通”一声坐在地上。这个人姓赵,快五十岁的人了,伛偻着腰,他在工地上年龄最大,大伙儿就叫他老赵。老赵仰起头,看着眼前的情景直发呆:面前泥土和沙石堆成的峭壁遮掩了大半个天空,好像随时都会崩塌,再看那洞口,悬着一些大石头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坠落下来,不由得满脸惊恐地说:“我看这儿太危险了,还是别干吧?”

柴老板脸上陡然阴下来,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。他的明矿虽然也有油水,但他觉得挣钱不过瘾。前些时候他听人说,断云河边有一处前人采金留下的洞穴,含金量极高,而且有人采出过拳头大的金疙瘩,于是带着人在山上转了好几天,找到这个洞子,又钻进洞里,弄了一些沙子去淘,果然发现含金量比自己的明矿高多了。他感觉这就是别人说的那个金洞,当即决定调来一帮人开采这个洞子,为此他还准备好了洞中采矿所需的矿灯及充电设备,没想到这个瘦猴儿似的老汉,居然敢跟自己唱反调!

柴老板一“哼”,就有人说话了,这人长得五大三粗,满脸络腮胡子,因他在工地上管事,大伙儿都叫他“二当家”。二当家鼓起牛眼睛,指着老赵的鼻子吼道:“你他娘的要造反?活了一大把年纪,还不知道端谁的饭碗、受谁的管?”

二当家扫了几个民工一眼,见大伙耷拉着脑袋,又说:“想干不想干,都放个话,小兔子,你他娘的先说!”

小兔子是南方人,长得白白嫩嫩的,刚十六岁,还没发育好,显得瘦小单薄,因为好动,时常蹦蹦跳跳,大伙儿就给他送了“小兔子”这么个绰号。小家伙儿嘴甜,整天这个“叔叔”那个“哥哥”地叫,因此,在工地上人缘不错,对柴老板、二当家这些人,他也不怎么害怕,见二当家问他话,就笑着说:“二哥,干这‘地下工作’,老板是不是要多给点儿钱呀?”

柴老板笑笑:“我当着大伙儿表态,谁在这儿干,每月净拿一千五!”

小兔子一听,一下兴奋起来:“哇!比干明矿高多了,我当然要干嘛!”他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家中只有病恹恹的老娘和他这一根独苗,那里很穷,他要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:买一辆二手农用车,然后赚钱、成家、养老娘、过日子。

“你小子还有点站着撒尿的样子!”二当家说,“老子也在这儿陪着你们干,不愿干的趁早滚!”

其他几个人都表示要干,其中有两人是二当家的亲信,只有老赵把脸藏在裤裆里,不吱声。柴老板说:“老赵,你最稳重,是工地上最好的炮手,在这洞里爆破,技术要求高,交给别人我不放心,你也为大伙考虑考虑吧。”老赵听他这么一说,又想到自己要挣钱供儿子上大学,终于点头答应了。

柴老板安排好金洞这边的事后就回了明矿,随后,二当家带着这帮人砌好金槽,搬来工具、炸药、粮食等,在这里安顿下来。先前的淘金人在这儿挖了不少住人的窑洞,他们就分散住在几个窑洞里。二当家和他的亲信晚上要看守金槽,就住金槽旁边的窑洞;老赵和小兔子最要好,单独住一个窑洞。

异乡的金洞

一干人在二当家的指挥下,每天钻进金洞里,贴着岩石取沙石。这个洞口有一人多高,一米多宽,里面还有数不清的岔洞,迷宫一般。老赵每天负责爆破、做饭、给矿灯充电,干点杂活儿,其他人清理出沙石料,用架子车推到平台边上往金槽灌。柴老板每隔两三天过来一次,看看采金的情况,或者支开其他民工,留下二当家等亲信取金槽,然后带上金子离开。

干了十来天,小兔子胆也大了,有一次,别人歇息的时候,他钻进一个岔洞,过了一阵出来,对大伙儿说:“你们猜,我拾到一个啥东西?”几支矿灯照过去,只见小兔子双手背在后面,脸上笑吟吟的,老赵问:“拾到金疙瘩了?”小兔子说:“就是!”说着亮出手中的东西,老赵看了当即吓得闭上眼睛—那是一具惨白的骷髅头!

有个民工,有些文化,他接过骷髅头,仔细看了看,叹了一口气: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!”

小兔子没听明白,问道:“你说的啥意思,好像念什么诗似的?”

那民工说:“是两句古诗,唉,前一辈的人留在这儿了,后一辈的又来了,不知道谁还会留在这里,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老赵越听越不是滋味,骂道:“你们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一个干蠢事,一个说不吉利的话,这矿上非出事不可!”

老赵一语成谶,矿上果然出事了!

2. 厄运当头

他们这个工地,平台到下面的金槽,有近二十米高。这天,小兔子推着一车沙石料出了金洞,因为是下坡路,他跑得快了,该停车时却没能停住,那架子车借着惯性,一路冲了下去。小兔子悚然一惊,拚命抓住车把,想把车子拽住,但他没有这么大的力气拽回车子,反而被车子拖下了斜坡,小兔子只好撒手,那架子车冲下斜坡,越过金槽,扎进河里,小兔子也在斜坡上一路翻滚,摔进了金槽,幸亏老赵正在洞子外面,看到这情景后把小兔子救了起来。

二当家得知小兔子丢了架子车,对他一顿臭骂,说是要罚小兔子一千块钱。小兔子说,这车是用半边旧铁皮油桶和架子车轱辘做成的,根本不值几个钱。二当家说,这车轱辘和铁皮桶运进山里容易吗?丢了车还影响干活,那损失还不止一千元呢!小兔子听了这话,气得只能张嘴,不能说话。

这时已是秋季,摔伤了的小兔子躺在阴凉、晦暗的窑洞里,心头猫抓似的难受。他本来想着再干一段时间,买二手农用车的钱差不多了,就结了账回老家,没想到遇上这么一件倒霉事,不但伤了,反而要倒贴一千块钱!想起摔下金槽的情景,他又十分后怕,当时要是摔进河里,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老娘了!想到老娘,他更是不安,这里与世隔绝,上山几个月来无法得到老娘的一点消息,她现在怎么样了?会不会生了重病、正盼着儿子回家?想起这些,小兔子一会儿长吁短叹,一会儿哭哭啼啼。

工地上有人备着治疗跌打损伤的白药,老赵找来白药给小兔子治伤,小兔子几天后就基本恢复了,他打定主意:结账回家。

异乡的金洞

这天,小兔子见柴老板过来了,就要求结账。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柴老板哪里肯放他?小兔子苦苦相求,说了一大堆好话,见柴老板怎么也不松口,犟脾气就上来了:“我又没有卖给你,结账走人还不行吗?”柴老板沉下脸来:“前面几个月我赔着老本打底子,为的是大家都挣一点,现在干到中途,今天你要走,明天他要走,你们把钱拿了一走了事,我怎么办?”这时二当家也在旁边,对小兔子喝道:“光想老板贴钱养你们,有这样的好事吗?还是那句话,不听话就滚,一个子也别想!”

小兔子原来以为自己和柴老板、二当家相处得都不错,他们不会为难自己,没想到自己在他们眼里啥也不是!有句话说“兔子急了也咬人”,小兔子此刻就急了,脱口就说:“算我瞎了眼,误上了贼船!我一分钱也不要了,下了山再说,我不相信没有王法了!”

“你想造反!”二当家也被激怒了,操起一把铁锹就要砍小兔子,老赵他们连忙劝阻,柴老板也瞪了二当家一眼,二当家这才住手。

柴老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小兔子,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,嘴唇都在颤动。小兔子的话戳到了他的痛处:前些年,这里允许个人办证采金,但办证的少,采金的多,到处劈山开炮,把断云河两岸糟蹋得不成样子,于是政府严禁采金,出动公安和武警多次清山,才将淘金热压了下去,柴老板还因此进过县城的看守所,好在当时他没干几天,就被从轻发落了。

后来,这里淘金的人几乎绝迹了,柴老板打听到好久没人过问这里的事情了,今年春上才壮着胆子,偷偷拉起一帮人马,在这儿重做他的黄金梦。从这些天的情形来看,这个洞子确实能圆他的梦,但如果放小兔子下山,这小子真把这事捅出去,这梦不就破了吗?想到这里,柴老板对小兔子笑笑:“既然你执意要走,我也不挽留了,过几天吧,等我卖了金子,就给你结账!”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