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的就是心跳

时间:2020-09-17

听说过“赌玉”吧?裹在石头里的玉料只切开一个小口,露出表面的一小片玉来,谁也不知道里面是精华还是糟粕,谁开的价高就归谁。买家们靠的是眼力和运气,有道是黄金有价玉无价,破产发财只在一念之间,那玩的就是心跳!

1. 天上掉宝贝

范新是个敦实厚道的小伙子,他开了一个机械加工小作坊,日子过得还算舒坦。

这天,大约半夜时分,范新和女朋友小叶从夜总会里出来,刚刚下了台阶,突然听到夜总会楼上“乒乒乓乓”大乱起来。范新吃惊地抬头看时,只见楼上的玻璃窗“咣当”一声被砸碎,一件黑糊糊的东西飞出来,“噌”正巧砸在范新的头上,砸得他一个趔趄。范新抓住那东西一看,竟是一个皮包。没等他反应过来,又听楼上“砰砰”两声枪响,顿时,人们惊叫着从夜总会里往外逃,范新吓坏了,拉上小叶撒腿就跑。

两人跑了一阵,范新听见越响越近的警笛声,就拉着小叶钻进一个小巷,抄近路跑回自己的机械加工作坊,锁上门,喘匀了气,才想起了手里的皮包。

范新小心地拉开皮包,先看到里面有一叠百元钞票,拿出来数了数恰好一千元,再看包里还有一叠图纸,范新一眼就看出这是加工零件用的图纸。范新心里琢磨:这丢包人难道是同行?这时,小叶又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黄澄澄的东西,原来是一个鸽蛋大的胸坠。

胸坠金黄透明,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有一颗像心一样红红的东西。黄澄澄的胸坠里含着颗红彤彤的心,煞是好看,小叶乐得直拍手,赶紧把它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又是钱又是胸坠,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范新想到夜总会里的枪声,心里感到忐忑不安,他怕馅饼变成了灾祸,便提出把皮包送交派出所,小叶一听就噘起嘴来,双手捂住胸前的坠子,脑袋摇得像拨浪鼓,一连串地叫着:“不交不交就不交!”范新拗不过小叶,只好叮嘱小叶把胸坠放在衣服里面,千万不要拿出来显摆。小叶一听又噘起了小嘴。

范新和小叶虽然交往不过半年,但他已经深深爱上了小叶。小叶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,长得娇小俊俏,就是好打扮,虚荣心比较强,爱耍点小性子,平时范新总是由着她的性子来。这时,他见小叶不听劝,心想:算了,反正也不是偷来的,被人家发现物归原主也就是了。

听听外面已是夜深人静,范新送走了小叶,藏好皮包上了床,可心里总是不踏实,翻来覆去许久难以入睡。

第二天早上,范新刚刚抬起卷帘门,就见一个一头黄发,尖嘴猴腮的人一弯腰钻了进来,范新吓了一跳,定睛一看原来是“万能胶”。

这个“万能胶”,在这一带可是大大的有名,可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,由于这家伙混迹于黑白两道,消息灵通善于钻营,发现挣钱的机会就能粘住不放,故而得了这个绰号。万能胶暗中干的什么谁也不知道,明里只知道他是靠当中介拉皮条为生。他曾经多次给范新介绍过生意,今天可能又是揽来了加工活。

万能胶果然拿出来一个小零件,说:“照这样加工五十个。”范新问:“怎么没有图纸?”万能胶“唉”了一声:“别提了,昨晚他妈的……”说到半截突然停住,接着又打个哈哈说,“你这样的老手还用图纸?照葫芦画瓢呗,定金一千元……不过今天手头不方便,完了工一起给你。”

一听没有图纸和一千元定金,范新心里不由一动,赶紧说:“老主顾了,没关系。”万能胶笑着拍拍范新的肩膀:“抓紧干,干好了还有活儿给你。”说完一摇二摆地走了。

万能胶一走,范新立即拿出那个皮包,用卡尺量了零件的尺寸,又翻开图纸一张张对照,没翻几张就对上了号。范新不由心里一惊:这个皮包就是万能胶的!

范新想万能胶可不是善类,昨夜夜总会发生的事,很可能跟这个皮包有关系,如果让这个家伙发现皮包在自己手里,麻烦就大了!这么一想,范新赶紧打电话告诉了小叶。哪知小叶却满不在乎:“是他的又怎么样?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咱们不说谁知道?”范新拿小叶没办法,只得再次叮嘱她把胸坠藏好,小叶烦了,“啪”地挂断了电话,范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只得放下电话打开机器准备开工。

范新作坊所在地是远近闻名的机械加工一条街,生意竞争激烈,可范新舍得下本钱,购置了车、磨、刨、铣设备,论手艺也是一流,没有什么活儿能难得住他。万能胶拿来的这个零件,没有图纸他也能凭经验判定原来的尺寸,现在有了图纸更好办了,范新复制了一张草图,藏好原来的图纸,选定材料就干了起来。

玩的就是心跳

快到中午的时候,街东头加工作坊的朱胖子拿来一个零件,说他今天揽下了一件麻烦活儿,零件既没有图纸又有磨损,他在这方面没有经验,请范新帮忙测一下尺寸。

按说同行是冤家,可范新却常常帮助同行们解决难题,他接过零件看看,觉得有些眼熟,马上想起了皮包里的图纸。难道这零件也是万能胶给的?范新想问朱胖子,可话到嘴边,又咽了下去,因为行里的规矩是不好打听别人的主顾的。于是,范新让朱胖子先回去,自己研究一下给他画张草图,朱胖子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
范新拿出图纸一找,果然对上了号,不禁气愤起来:人家都是一客不烦二主,可万能胶这家伙竟把一套加工活儿分给两家去做,分明是要搞什么新产品,生怕泄露了秘密,信不过自己!

可气归气,范新还是按照图纸画好草图给了朱胖子,而他自己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加工好了五十个零件。万能胶验货付款后又拿出了一个零件,还要范新照样子再加工五十个。万能胶走后,范新又在图纸里对上了号,画好草图刚要开工,朱胖子又拿着一个零件来了,范新只好又帮他画草图。

忙到了晚上,小叶风风火火地跑来了,一进门就拿出那个胸坠,高兴地叫道:“咱们得了宝贝了!”

原来,小叶家旁边有一家古玩店,她跟店老板很熟悉,便拿着胸坠请店老板做鉴定。店老板告诉她:这个胸坠是琥珀雕成的,而琥珀是几千年形成的松脂化石。当松脂从树上分泌出来时,会粘住一些昆虫和种子之类的小东西,它们随着松脂不断地滴落被裹在了松脂里面,由于和空气隔绝,裹进去的昆虫和种子也会千年不腐,不仅具有科研价值,同时也是很罕见的古玩珍品。

小叶问店老板琥珀里的红心是什么,老板说可能是植物的果实,也可能是天然形成的红宝石,但越是看不透的稀罕物儿就越吸引人,就像玉料行里的“赌玉”,买家花钱玩心跳,到底是什么要剖开来才能知道。

老板要买这个琥珀坠,一个劲儿要小叶开个价,小叶才不跟他玩什么心跳,一溜烟就跑到作坊来了。

小叶只顾高兴,可没注意到范新已是脸色大变:这琥珀坠如此珍贵,万能胶岂能弃之不顾?于是范新警告小叶,再也不要把胸坠拿给别人看,万能胶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到处寻找,这种心跳可不是好玩的,玩不好就会引火烧身。

听了范新的话,兴高采烈的小叶像被浇了一头冷水,老大不情愿地把坠子塞进领口里,怏怏而去。

2.被窃遇帅哥

小叶刚走,朱胖子就来了。

朱胖子告诉范新:前天晚上夜总会发生了一起枪击案,据说是两个人为了争夺一件东西在包间里打了起来,他们掀翻了桌子,打碎了玻璃窗,还开了枪,等警察赶到时,已经人去屋空,只发现钉在墙上的一把飞刀和两个弹壳,因为是大案,警察们正在抓紧寻找目击者。

范新一听,暗暗吃惊:他们争夺的东西很可能就是琥珀坠!万能胶就是参与枪击的案犯,琥珀坠就是枪击案的焦点,现在的琥珀坠无异于一颗炸弹,随时可能爆炸。

等朱胖子拿了草图走后,范新越想越害怕:这个琥珀坠已经给古玩店老板看过了,难保消息不会泄露出去,小叶戴在身上实在太危险了!范新马上叫来了小叶,给她讲了朱胖子说的事,劝她把胸坠摘下来,哪知小叶不肯,还说:“你真是兔子胆,我藏在领口里谁能看见?”范新说:“这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!”小叶撒起娇来:“我不嘛,人家戴着它浑身都爽!”此事非同一般,范新再不能由着小叶的性子来了,他生气地说:“真不懂事,惹了祸你就不爽了!”说罢揪住胸坠硬给摘了下来。玩的就是心跳

小叶生气了,噘着嘴摔门就走。他本以为范新会追出来哄她,可范新怕小叶口无遮拦,当街吵嚷出琥珀坠来,刚要追又站住了。小叶一见更生气了,头也不回地直奔公交车站。

公交车来了,小叶见范新还是没追来,就气鼓鼓地上了车,偏偏今天的乘客特别多,挤得小叶东倒西歪,好不容易到了站,车站上的几个人不等车上乘客下来就往上挤,小叶刚刚挤到车门,忽听有人大声叫道:“我的手机掉了!”

小叶低头一看,自己脚下果然有只手机,她刚要抬脚躲开,一个男人突然扑上来抱住了她的腿,喊道:“是我的,别踩呀!”小叶穿的是短裙,突然被陌生男人抱住光腿,她又羞又气地尖叫着拼命挣脱,就在她弯下腰推搡那个男人的时候,另一个男人飞快地剪断了她脖子上的铂金项链,抓在手里,身子一缩下了车。

小叶刚把抱腿的男人推开,猛听一声大喝:“抓小偷!”只见身旁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跳下车,紧追几步,一把抓住小偷的手腕,用力一扭,疼得小偷“啊啊”叫着松开了手,手心里露出了一条铂金项链,小叶看那项链很眼熟,一摸脖子,自己的项链没有了,她急得一边往车下挤一边尖叫:“项链是我的!”小伙子听到叫声一回头,小偷趁机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,小伙子“哎哟”一声,抱住小腹,弯下腰蹲在了地上。

小偷逃跑了,小叶顾不上去追,只是急忙蹲下来问小伙子:“踢得重吗?我叫急救车吧?”小伙子摇摇头,嘴里长长吐出一口气,揉了揉肚子站起来,冲着小叶一张手,手心里正是那条铂金项链。

小叶感动地望着小伙子,只见小伙子身材高大,剑眉星眼,典型的帅哥猛男一个。小伙子见小叶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,上前拉起小叶的手,把项链放在她的手心里,微微一笑,然后转身就走。小叶急忙叫住他:“别走呀,我还没谢你呢,总得给我留个名字吧?”小伙子笑了:“这点儿小事算什么,我姓童,可能比你大几岁,你就叫我童哥吧。”说完摆摆手又要走。

小叶见路旁正好有一家咖啡屋,就坚持要请他喝咖啡,童哥见盛情难却,就随她走了进去。

两个人边喝边聊,童哥告诉小叶,他是一家大商场的保卫部长,抓小偷是家常便饭,刚才那种偷项链的方法叫“抱腿剪绺”,抱腿的人和剪项链的人是同伙,专门在拥挤的商场和公交车上作案,他不久前就抓住过两个“抱腿贼”,所以在车上一眼就盯住了剪项链的小偷,如果不是被小叶那声尖叫分了神,保证又是一次人赃并获。

小叶听了佩服极了,她在超市也看到过保安抓小偷,两个人这样一来就有了共同语言,越聊越投机,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。这时范新打来电话,让小叶回作坊吃饭。小叶气还没消,又跟范新吵嚷起来。童哥趁机到柜台埋了单,向小叶挥挥手就出了门。等小叶追出咖啡屋时,童哥已经上了出租车,冲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走了。

小叶怅然若失地望着童哥坐的出租车远远而去,望着望着,小嘴又噘起来了,她认定是范新的电话让童哥走的。这么一想,小叶的火气更大了。回到作坊,她把一肚子闷气都撒在了范新身上,怪范新没有送她,害得她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抱了腿,蒙了羞,若不是有人见义勇为,自己的项链早就丢了。

范新听了,却心里一惊,他想到的是琥珀坠。这小偷抱腿偷项链,是巧合还是冲着琥珀坠来的?

范新把自己的怀疑对小叶说了,而此刻小叶心里想的是童哥,只是心不在焉地“唔唔”应付。范新要她问问古玩店老板,是否对人讲过琥珀坠的事,如果没有的话,请老板一定保密……小叶越听越不耐烦,想起童哥的威猛形象,听着范新老太婆似地絮叨,撇着嘴斥道:“疑心病!兔子胆!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!”

小叶说罢,饭也没吃,赌气走了,此后一连几天没来作坊,范新打电话她也不接。

3. 作坊夜惊魂

范新知道小叶又在耍小性子,她在气头上说啥都没用,他打算把万能胶的活儿忙完了再去哄她。哪知三天后,范新刚把这活干完,万能胶又拿出一个零件要他加工。范新接过零件苦笑道:“你有多少活儿一起拿出来呗,干吗这样零零碎碎多耽误时间?”万能胶忙说:“怎么是我的活儿?我是给人家做中介,怎么干人家说了算。”范新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这是在搞什么新产品,连加工图纸都不给,怕泄露机密对不对?”万能胶点点头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万能胶走了,范新拿出图纸当然又对上了号,他现在也不想弄明白这是啥产品了,只觉得为人处世要讲信誉,于是就开始仔细加工起来。他一直干到半夜才歇手,当他去放卷帘门时,突然“嗖”地钻进来两个人,没等他看清来人的面貌,就觉得眼前突然一黑,一个黑布袋套在头上,接着,脑袋上就挨了重重一击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