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的就是心跳

时间:2020-09-17



不知过了多久,范新渐渐恢复了知觉,他的眼已被黑布蒙上,只听到有人正在屋里翻箱倒柜,他试着动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牢牢捆住了,嘴也被胶带封住了,他只好一动不动继续装昏。过了一会儿,就听一个人骂了起来:“他妈的!真是一人藏物万人难找啊!”另一个声音说:“咱把这小子弄醒,拿刀子逼他交出来!”

话音刚落,一盆水“哗”地浇在了范新头上,范新知道自己醒过来绝没好果子吃,他就一动不动地装昏装到底。

玩的就是心跳

两人见范新没反应,一个人走过来把刀尖顶在范新的腿上,一点点地往肉里扎,这种扎法比猛刺一刀更损,疼得范新肌肉紧绷,全身挺得像一根棍儿,这样一来倒更像昏死的样子,眼看鲜血直流,范新还是一动不动,拿刀的歹徒发毛了:“刚才那一棍子是不是打重了?闹出人命就麻烦了!”另一个家伙也有些慌了,伏在范新胸前听了听,说:“心还在跳,没死,咱快走!”说着,两个家伙就慌慌张张地逃跑了。

听见脚步声远远而去,范新才打着滚儿滚出门外。这时恰好朱胖子吃了夜宵路过这里,看到倒在地上的范新,急忙替他松了绑,撕开胶带。范新生怕小叶也会遇到危险,没顾上报警先拨了小叶的电话。

此时,小叶正跟童哥在歌舞厅里翩翩起舞呢,看来这个童哥真的喜欢上了小叶了,这已经是第二次约她出来吃饭跳舞了。童哥不但花钱大方,舞跳得也是一流,他带着小叶旋转如飞。小叶正跳得如痴如醉时,手机响了起来,小叶一看是范新,又来气了,干脆不接,可手机却一个劲儿地响,小叶烦了,一赌气就关了机。童哥看在眼里微微一笑,又搂着小叶跳了起来。

直到两人分手的时候,小叶还是恋恋不舍,童哥吻了她一下,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她的手里,小叶忙不迭地打开一看,原来是一颗玉胸坠,乐得她还给了童哥一个香吻。小叶看着玉坠又想起了琥珀坠,不由脱口而出:“可惜我那个胸坠……”话说了一半又咽了下去。童哥笑着把小叶揽在怀里,说:“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呀?”小叶陶醉在童哥宽阔的胸怀里,忍不住把琥珀坠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。

童哥听了只是摇头:“你在给我讲故事吧?”小叶忙说:“什么讲故事呀,这是真的!”见童哥还是摇头,小叶撒娇地捶着童哥的胸脯说:“你等着,我一定让你亲眼看看!”

两个人出了歌舞厅,童哥把小叶送上了出租车,车子开了,小叶才想到打开手机,可是手机刚打开,就收到了一条短信:“范新受伤,速来市医院!”发信的竟是派出所。小叶大吃一惊,慌忙叫司机掉头直奔医院。

小叶赶到医院时,范新已经缝合了头上和腿上的伤口,两个警察正在了解案情,看到小叶来了,便问她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,小叶摇摇头。因为在案发现场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,警察便嘱咐他们回去清点一下被抢财物,有情况及时报告,然后就走了。

范新见小叶平安无事也放心了,不一会便疲乏地睡着了。

小叶坐在床头,看着受伤的范新,摸摸胸前的玉坠,心里不知该怎么办。她喜欢范新勤劳本分,可不喜欢他唠唠叨叨胸无大志,觉得跟着这样的人只能平平淡淡过一生。而童哥哥,英俊潇洒,温柔体贴,又事业有成,正是自己梦想中的白马王子……玩的就是心跳

然而,她和范新确实有感情,实在舍不下,可邂逅帅哥,只怕机会失去不再来,何去何从呢?小叶心里的天平摇摆起来……

第二天早晨,范新惦记着作坊,就详细地跟小叶交代了一番,让她回家查点被抢的财物。

小叶回到作坊,只见里面一片狼藉,卧室里箱笼橱柜都被翻了个底朝天,平时放钱的抽屉被撬开了,这几天挣的加工费全没了。

小叶再来到工作间,只见工具箱的盖子敞开着,里面的各种工具、图纸和零件被翻得撒了一地。小叶按范新所说,从工具箱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油腻腻的旧纸盒,掀开盒盖,找出皮包,琥珀坠就在里面。小叶笑了,心想:范新真精明,这两个笨贼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,没有上锁的工具箱里会藏着宝贝。

看着琥珀坠,小叶想起了童哥,忍不住给他打电话说了作坊被抢的事。童哥听了大吃一惊,忙问丢了啥东西,小叶说:“你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童哥说:“等着我!”

童哥很快赶到了,进门就把小叶紧紧抱在怀里,轻轻抚摸着小叶的头发叹道:“真险啊,幸亏我请你去跳舞了,要是你也在作坊里……”小叶撒娇地说:“你有功,奖励你一个好东西!”说着拿出琥珀坠一晃,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
童哥接过来仔细看了看:“真是好东西,谢谢奖励!”说着就一缩手放进了衣袋。

小叶慌了:“你当真呀,拿出去要惹麻烦的!”童哥笑了起来:“看把你吓的,逗你玩呢,我一个大男人要这东西有啥用?”然后拿出坠子还给了小叶。

小叶含情脉脉地盯着童哥的眼睛说:“我不是舍不得琥珀坠,我爱的是里面的那颗心……”童哥笑了:“我明白,可现在不是时候,范新刚受了伤,咱们不能乘人之危,你说对吗?”小叶点点头:“我听你的。”

4. 情急露狰狞

小叶回到医院,告诉范新作坊的情况。范新这才放了心,他通知派出所说只丢了几百元钱,没有其他损失。可范新的心里有数,他猜想上次“抱腿”和这次抢劫很可能都是万能胶主使的。万能胶可能从古玩店得知琥珀坠落入了小叶手中。

这么一想,范新紧张了,他知道万能胶决不会就此罢手,于是一再嘱咐小叶一定要小心,如果发现可疑情况就马上报警。

小叶一听害怕了,她悄悄给童哥打电话,说了自己的危险处境,童哥听了要小叶只管放心,说他早就知道万能胶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,早就想收拾他,现在他竟敢欺侮自己的女朋友,这次一定要狠狠教训教训这个坏家伙。小叶听了心里甜滋滋的,而她心里的天平也倾斜了:看看人家童哥,这才是敢作敢为的男子汉!

虽然有了童哥的保证,小叶还是有些害怕,她总觉得身后有人跟踪,每天走在路上都要东张西望。这天晚上回家,刚走出医院,小叶就发现有辆轿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,小叶顿时紧张起来,加快了步伐,而那轿车也突然加速,“吱”的一声,停在她身边,小叶吓得刚要叫喊,再一看,开车的原来是童哥!

“冒失鬼,吓死我了!”小叶噘起小嘴娇嗔道,童哥笑着打开车门:“我怕你心烦嘛,来带你去兜兜风。”小叶正有满肚子话要说,乐得赶紧上了车。

车子开上了环城快速路,童哥抚摸着小叶的秀发,深情地说:“真的好想你呀,你想我吗?”小叶撒起娇来:“没良心的,你想让我把心掏出来吗?”童哥笑了:“不用掏,只要你帮我个忙就行。”小叶奇怪了:“我能帮你什么忙呀?”

童哥说:“我调查了万能胶,发现他正在让范新加工一批零件,很可能是开发一种新产品,知道吗?这就是商业机密,只要你想办法找到图纸,用手机拍下来发给我,咱们就能挣一大笔钱。”

小叶一惊:“你?你是……商业间谍?”童哥哈哈大笑:“哪儿有那么多间谍呀,这是私人企业之间的竞争,万能胶又不是好东西,让他吃点亏也是报应!”他顿了顿又说,“这事我不能出面干,只能拜托你了。你要防备万能胶盯你们的梢。这么干,也是为了咱们的利益,你不是盼着买新房吗?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再难找了。”小叶用力点了点头。

小车兜了一圈,童哥把小叶送到街口,掉转车头迅速开走了。小叶左右前后看看,又绕个圈子从后面的小门进了作坊,锁上门找出图纸摊在桌子上,打开台灯刚要拍照,忽然觉得这么偷偷摸摸会不会是犯罪呢?如果是犯罪的话,不如把琥珀坠卖了,估计也够买新房了。

想到卖琥珀坠,小叶又有些舍不得了,她拿出琥珀坠对着灯光欣赏,黄澄澄的琥珀好像比以前更透亮了,那颗红彤彤的心也像在一闪闪地跳动,它真的是颗红宝石吗?

就在小叶入神的时候,门锁无声地转动起来,左转转右转转,只听“喀哒”一声响,房门被轻轻推开了。万能胶像个幽灵闪进作坊,悄悄地来到小叶身后,猛地一把抢走了她手里的琥珀坠,小叶吓得“哇”地跳了起来,一看是眼射凶光的万能胶,立刻闭上了嘴。接着门口又进来两个汉子,一左一右挟住小叶。

万能胶“嘿嘿”冷笑道:“果然是你们拿走了我的琥珀坠,说!皮包是怎么到你们手里的?”事到如今,小叶只好如实说了捡包的经过。万能胶又问:“你是怎么和姓童的搞到一起的?”小叶撒谎:“一起跳舞认识的。”万能胶看看桌上摊开的图纸喝道:“胡说!我盯了你们好几天了,想活命就说实话!姓童的送你来干什么?”两个汉子把刀子一晃:“快说!”小叶见了,吓得脱口而出:“他让我把图纸拍下来。”

万能胶哼了一声,抓起图纸和琥珀坠放进皮包。他眼珠转了转,看到工具箱里还有一些用过的图纸,就抓起来扔在桌上,对小叶说:“你就给他拍这个!”小叶哆哆嗦嗦地问:“这……童哥能相信吗?”万能胶嘻笑着拍拍小叶的脸蛋儿:“你鬼迷心窍了吧?别以为姓童的是好人,琥珀坠就是他和老子一起抢劫来的,我们为争它差点儿拼了命,他能把琥珀坠给你?他其实拿坠子哄着你玩呢,为的是让你给他拍图纸!嘿嘿,你还要跟他玩感情呀?他最拿手的就是骗财骗色!”说完,万能胶冲两个汉子一摆手:“咱们走!”

万能胶走了,小叶的脑子里全乱套了,左思右想想不出别的办法,只好胡乱拍了几张图纸的照片发给了童哥。

童哥发现图纸是假的怎么办?小叶越想越害怕,她知道再也不能瞒着范新了,于是,打了车匆匆赶到医院,对范新讲了认识童哥的经过。当她说到刚才被万能胶拿走图纸和琥珀坠时,范新大惊失色道:“大祸临头了!”

范新觉得事情是明摆着的,童哥就是在跟万能胶争夺琥珀坠。他俩明争暗斗愈演愈烈,最后的摊牌已不可避免。而自己和小叶已卷入其中,他俩无异于坐在了火药桶上,就算是万能胶高抬贵手,童哥一旦知道图纸是假的,又岂会放过他俩?

小叶从心里不愿意相信童哥是个坏人,在她的印象里,坏人们总是形容猥琐面目可憎,而童哥英俊潇洒,又是大商场的保卫部长,怎么会突然变成了坏人?难道自己真的是中了美男计?

小叶这时才想起验证一下童哥的身份,她马上给童哥所在的商场打了电话,电话接通了,人家说根本没有什么姓童的保卫部长。小叶呆了,顿时觉得浑身发冷:好一个有情有义的童哥,原来跟万能胶是一路货!万能胶是豪夺,派人来抢劫作坊,童哥是巧取,“抱腿”就是他导演的一场戏!

小叶又羞又怕,又悔又恨,委屈地扑进范新的怀里哭起来。范新心疼了,把她紧紧抱着,安慰说:“不怕不怕,知道受了骗就行,反正琥珀坠和图纸都被万能胶拿走了,童哥如果来问就说实话,让他跟万能胶要去,让他们狗咬狗!”

话虽如此,但防备还是要做。范新决定明天就出院,他告诉小叶这几天不要来作坊,上下班也要多加小心。小叶担心范新的安全,让他在手机上设置了一个空白短信,如果发生意外,按一下快捷键就能发到小叶手机上,表示有情况,小叶收到就马上报警。

5. 图穷匕首现

范新出院回到作坊,装做自己啥也不知道,继续加工好了零件,通知万能胶来取货。万能胶来了,也不动声色,看到范新头上裹着纱布在赶工,还挺高兴地表扬范新:“这就对了,明哲保身嘛,自己多挣钱才是正经。”说罢就结算了加工费,然后又拿出一个零件,对范新说这是最后一件,希望越快越好。玩的就是心跳

当天晚上,范新正在赶工,朱胖子来了,他挺不好意思地拿出一张图纸和一个大约二十厘米长的小钢管,也说这是最后一件活了,可这东西实在太复杂,还是要请范新帮忙。

范新一眼就认出朱胖子手里的图纸正是万能胶抢去的,心里气恼透了,就嘟囔道:“有图纸又有样品,照图纸加工呗,有什么复杂的?”朱胖子说:“你看看钢管里面,我有那个本事吗?”范新一看就愣住了:钢管内壁有膛线!

懂枪械知识的人都知道,只有炮筒枪管里才需要膛线,膛线也叫来复线,其作用是使子弹出膛后自转飞行,这样才能提高射程,保证射击的精度,根据这根钢管的尺寸,显然就是手枪的枪管!看朱胖子的模样,看来他是不懂枪械知识,范新也不敢说破,只好答应试试看。

打发走了朱胖子,范新锁上大门,决心要搞清万能胶加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。范新干活一向仔细,所有他经手加工过的零件,都要留草图,一旦零件不合格也好查找原因,免得发生纠纷。所以,虽然万能胶抢走了图纸,但那些零件范新都留着草图,而且连朱胖子的草图范新也都留了一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