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村“驻马办”

时间:2020-10-08

现如今时兴“驻×办”,驻北京的称为“驻京办”,驻上海的称为“驻沪办”,“牛村”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子,它居然在马铺市有个“驻马办”,我们的故事,就从这“驻马办”说起……

牛村“驻马办”

1. 最牛的“驻马办”

牛村是马铺市最偏僻的山村,狭长的山谷里住着一百来户人家,有人说它像是被丢弃在崇山峻岭之间的一根牛绳,可它却在马铺市有个“驻马办”,那里的头儿叫牛胜利,其实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,手下不过有一支杂牌施工队,一间歪歪斜斜的工棚,他却牛皮哄哄地把它称作牛村“驻马办”——牛村驻马铺市办事处,嗨,你说牛不牛?

这天,牛村“驻马办”里来了个人,他叫牛永春,牛永春在村小当代课教师,大半年没领到工资了,他心一横,和老婆一起来到马铺闯世界了。城市茫茫一片像大海,他们不知该到哪里去,于是就先到了“驻马办”。

牛胜利一见牛永春,就咧着嘴“呵呵”直笑,比着手势说:“马铺有个‘驻京办’,牛村有个‘驻马办’,牛村人上马铺来,都要先来‘驻马办’报到。永春,你这牛村的秀才,挑砖打桩的活儿能行吗?”

牛永春到底是文弱书生,干不了重活,几天后只好离开了“驻马办”。老婆进了一间服装厂,住在工厂宿舍里,过了几天,牛永春找到一份贴小广告的活儿,干了半个月,又改行卖起了光盘。

这天,牛永春正在街头兜售光盘,突然听到一阵骚动,有人喊道:“城管来了—”小商小贩们“哗”地四处逃窜,牛永春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牛永春跑进了街头拐弯处的一间公厕,这是他上次偶然发现的“避风港”,一来二往,他跟管公厕的老头就混熟了。一会儿,外面的动静渐渐恢复了正常,他知道没什么大事了,就在他走出厕所的时候,一个西装革履、头发光亮的中年男人快步走过来,三步并作两步的,看样子是内急了。管公厕的老头坐在桌子后面,伸出一只手,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:“两角。”

穿西装的气呼呼地盯了老头一眼, “啪”地把一张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拍,说:“老头子,睁眼看看,这张够拉五百次了!”

老头推开了大钞,冷冷地说:“我没零钱找你。”

“你—”穿西装的气得脸色发青,却又无可奈何。牛永春正好走了过来,他手上捏着五角钱,放到老头面前,说:“算了,我帮他交了。” 穿西装的感激地看了看牛永春,像是得到特赦一样,也顾不上道谢,就火烧火燎地往里面走。老头找给了牛永春一角钱,说:“你呀,心太好,像这种暴发户,以后少理他。”

牛永春走出了公厕,脚步就慢了下来,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行人和车辆,想着日后一家人的生计,心情变得有些沉重。这时,穿西装的那人也从公厕出来了,他脚步轻松,转过头看到牛永春,便笑吟吟地说:“谢谢你帮我付了钱。”

牛永春淡淡一笑,摆了一下手,意思是说两角钱就别提了。

穿西装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牛永春,问:“看你长得挺斯文,做什么的?叫什么名字?”牛永春简要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,穿西装的像是想了一想,说:“这样吧,你到我这边来干活,我有座别墅闲着,你就替我看管别墅。”

牛村“驻马办”

“这……”这真是意外的运气,牛永春感觉像是做梦一样。

穿西装的拍拍牛永春的肩膀说:“我看你是个厚道人,实话跟你说吧,我这人有个优点,就是做事干脆,走,现在我就带你去。”那人随后又到停车场把自己的车开了出来,让牛永春上了车,一路开着,到了水尖山脚下,停在一座两层小洋楼前面。

路上,牛永春已经看过了名片,知道眼前这人叫刘伟雄,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。这当儿,刘老板用遥控想打开别墅院子的铁门,可门开不了,他只好下车开了门。院子里长了许多杂草,有几盆花都枯死了,角落里还堆着一堆废弃的纸箱,看样子好久没人来料理了。

刘老板说:“我在广场那边的小区住,这别墅很少来,有时就借给朋友用一用,现在交给你了,你好好给我看着。”说着,刘老板打开正门,简单向牛永春介绍了一下别墅的结构和功能,交给他一大串钥匙,并跟他约法三章:一、防火防盗;二、清理卫生,搞好绿化;三、只准他居住,不准留宿外人。刘老板说了一通,接着又问:“明白了吗?”牛永春本来就是明白人,连声说明白了。

刘老板真是爽快人,当场就先给了一千块钱,作为第一个月的工资。他走了之后,牛永春楼上楼下走了一遍,除了二楼两间房间没办法打开之外,其他每个房间他都打开门来,探头探脑看了又看,心想,这些天都住五块钱一晚上的大通铺,现在可住上别墅啦!带着抑制不住的狂喜,牛永春拿起电话就想打给老婆,想告诉她自己住上别墅了,可是想到老婆工厂这时是上班时间,不会给工人传电话,他只好搁下了话筒。

这天晚上,牛永春住在一楼右侧的一间厢房里,这是刘老板指定的卧室,看样子原来就是给佣人准备的,有卫生间、有空调、有彩电,床是宽阔柔软的席梦思,配置差不多是三星级宾馆的水准。牛永春在干净、暖和的床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想起到马铺第一天晚上也是失眠,不过那是在牛胜利破旧、简陋的“驻马办”,身子冻得发抖,床板又硬得像棺材板一样,谁能想得到今天他突然住上了别墅,要问花了多少钱?嘿嘿,只有两角钱!他心里想:“牛胜利的‘驻马办’牛什么?这里才是最牛的‘驻马办’!”

2. 人丁兴旺的“驻马办”

第二天,正好是牛永春的老婆每个月一天的休息日,牛永春跑到老婆的工厂门口,一见老婆就拉起她的手,说:“我带你去住牛村最牛的‘驻马办’,豪华大别墅!”老婆撇了撇嘴,压根儿就不当一回事,直到牛永春带着她来到别墅门边,用钥匙打开了铁门,他老婆这才惊呆了。牛永春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老婆惊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牛永春夫妻从没住过这么高档的房间,这天晚上,竟然整夜睡不着觉,睡不着觉也好,两个人就坐在床上说话,把分别一个多月该说的话全都说了。第二天一早,老婆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别墅去工厂上班,牛永春送到门边,说:“下回休息日,你自己搭车回来就行了。”那口气就像他是别墅的主人似的。

牛村“驻马办”

住在最牛的“驻马办”里,活儿不累,心情不错,时间似乎也过得快了。这天,牛永春到市场买了一些扫帚和浇花用的喷水器,哼着小曲一路走回别墅,突然,一辆摩托车停在牛永春身边,原来是牛胜利,他招呼道:“秀才呀,发什么横财啦?都住上别墅啦?”

牛永春心想,消息这么快就传到牛胜利耳里了,恐怕是老婆跟厂里的老乡说的,然后传出去的,这也好,杀杀他那个“驻马办”的威风!

“走走,到你别墅参观参观。”牛胜利不由分说就把牛永春拉上车,往水尖山方向赶去。

到了别墅面前,牛胜利眼睛都直了,连声啧啧赞叹,他回去后更是四处传扬,没多久,牛村在马铺打工的人都听说牛永春住别墅了,有人闲着没事,就找上门来看个新鲜。大家都是同村同姓的,牛永春不敢把人拒之门外,好在主人从没露面,也没给牛永春带来什么麻烦。每次牛村人来参观别墅,都跷着大拇指说:牛胜利那个“驻马办”算个啥,这才是最牛的“驻马办”呀!这话让牛永春听了心里特别受用。

这天一大早,院子外面就有人叫道:“永春,永春呀—”一听到那牛村腔,牛永春哭笑不得地想:“大家果真把这当成‘牛村驻马办’了。”他磨磨蹭蹭,老大不情愿地走了出去,一看,铁栅栏外面站着同村的牛福清,扯起来也算是他的叔辈,牛福清打着哈哈说:“永春呀,你好气派,住这么大的楼房。”

“这是别人的房子,我只是个看门的。”牛永春说着,还是把门打开了。

牛福清身上背着一只被包卷,一下就从门缝挤了进来,说:“都说这儿是‘牛村驻马办’,我就来住几天。”

牛永春一听,脑子里“嗡”地响了一声,连忙一口拒绝:“这、这不行啊—”牛福清一边往里面走去,一边说:“我睡地板就行了,永春呀,你也知道你叔是穷人,没钱住旅社。”

“这、这……”牛永春支支吾吾地,不知道是答应好,还是拒绝好。牛福清把身上的被包卷往地上一搁,说:“我现在有事出去,完事后再回来。”说完,他便转身走了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