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良是“红娘”

时间:2020-10-08

这个“红娘”可不寻常,是非黑白的事、天南地北的情,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,分辨得明明白白。此刻,她就在你身旁,快瞧瞧,她究竟是个啥“红娘”……

善良是“红娘”

1. 都是“肥羊”惹的祸

单丽是个娴雅善良、吃得起苦的姑娘,大学毕业后因为一时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,就买了辆二手出租车,成了一名的姐。

一天下午,单丽把车停在路边的树荫下,去餐馆买了盒饭,回到车上刚扒了两口,就见一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傻子,眼巴巴地瞅着她的盒饭,直吞口水。

单丽见这傻子年纪轻轻就沦落街头,顿生怜悯之心,下车把盒饭递给他,傻子接过盒饭,狼吞虎咽很快吃了个精光,他用袖子抹了抹嘴巴,礼貌地向单丽鞠了一躬说:“谢谢!”

单丽心想:这傻子还挺懂礼貌的!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,打哪儿来的?”傻子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,最后茫然地摇摇头。“那你的家人呢,他们为什么不来找你?”傻子没回答,只是摇摇头望着她傻笑,单丽觉得这傻子太可怜了,从此以后,她每天都把家里的剩饭带给傻子,由于不知道他姓名,就管他叫“阿傻”。

过了几天,单丽的母亲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,经诊断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。医生说,过几天有位著名的心脏病专家要来医院巡诊,机会难得,让她准备好六万元手术费。自从父亲几年前去世,单丽就与母亲相依为命,眼下家里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万多块,为筹措母亲的手术费,单丽决定将车卖了,于是她在车后贴上了转让广告。

这天下午,单丽刚把一位客人送到目的地,手机就响了,有人想看看她的车,单丽连忙赶到约定地点,她先做了自我介绍,买车人笑呵呵地说:“我姓杨,因为特别喜欢吃涮羊肉,朋友们就送了我个雅号叫‘肥羊’,你也这么叫我吧!”单丽“噗”的一声被他逗乐了。

善良是“红娘”

肥羊绕着车转了几圈,看了看,摸了摸,又内行地敲着车听了听声音说:“我能不能开一圈儿试试?”单丽觉得他的要求合情合理,就同意了。肥羊坐进驾驶室,单丽也上车坐在一旁,走了一段路,肥羊说:“车况倒可以,你打算卖多少钱?”单丽狠狠心说:“八万五,你看行吗?”

“八万五?不贵,不贵……”肥羊接着疑惑地问,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为什么卖得这么低?据我所知这车卖十万应该不是啥问题。”

单丽叹口气说:“不瞒大哥,我母亲得了病急等着用钱,要不无论如何我也舍不得卖。”

“难怪,”肥羊同情地看了她一眼,“就冲你这份孝心,这车我要了,咱们拐过前面那个路口,我先给你押五千块钱定金,等明天我把钱都凑齐了,咱们再把过户手续办了,你看行吗?”单丽见他这么爽快,高兴地说:“行,行,我给你打张收条,再把营运证给你押上。”肥羊说:“不用,有收条就行,我平时最敬佩那些孝敬父母的人,像你这样的孝女,我还能信不过?”

说话间,车已经来到路口,这条路不宽,肥羊刚转过弯,突然前面出现了两个行人,他一下慌了手脚,刹车不及,把其中一人撞倒了。单丽吓得惊叫一声,等她醒悟过来跳下车,那个被撞人的同伴已经扑上去大声哭叫道:“弟弟,你怎么啦?弟弟……”单丽上前仔细一瞧被撞人,顿时惊呆了,这个被撞的不是别人,竟是傻子。

只见傻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单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上去叫道:“阿傻,你醒醒啊!”那个同伴怔了下,抬头问道:“你,你认识我弟弟?”单丽点点头说:“我也是在前几天见过他,你是他什么人?”“我是他的亲哥哥……”傻子哥哭着说,“我好不容易找到他,你却把他给撞了,我咋回去向我娘交待……”

单丽一听,人家误把她当成肇事者了,回头想找肥羊,却不料肥羊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,她只得解释说:“大哥,这车我是打算要卖的,刚才一个叫肥羊的人开着试车,你弟弟是被他撞的。”傻子哥根本不听她的,一口咬定就是单丽把他弟弟撞了,此时单丽真是有口难辩,幸好这时围观者中有个上了年纪的人说:“这位兄弟,这位姑娘说的是实话,我刚才确实看到一个长得挺胖的人,从驾驶室里出来,慌慌张张向那边跑了。”傻子哥一听没主意了,往地上一蹲发起了呆,单丽急得一跺脚:“你还愣着干吗?咱得赶快把你弟弟送医院啊!”他这才站起来,在众人的帮助下把傻子抬上车,急急忙忙送到医院。

2. 老实巴交的哥

医生立即对傻子进行救治,单丽与傻子哥在外面等消息,趁这个空,单丽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,傻子哥闷声闷气地说,他叫李忠,家里还有个老娘,住在离这儿三百多公里的农村,前段时间他到城里办事儿,顺便带他弟弟来城里看看,不料一时疏忽把他给丢了。

二人正说着话,医生出来对他们说,傻子的右腿骨折了,需要手术,让他们去交五千块钱押金。李忠一咧嘴:“这么多钱,让我上哪弄去?”说着头一低,吧嗒吧嗒掉起了眼泪。

单丽瞧着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,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想,要是自己当初看了肥羊的证件,这会儿也不怕找不到他!忽然她想起手机上有肥羊打来的手机号码,她忙摸出手机打了过去,结果是关机。怎么办?报警吧,单凭一个手机号码想要抓住肥羊,这谈何容易?何况警察来了就要立案调查,作为肇事车辆肯定要被查扣,这车还怎么卖?这么一想,单丽对医生说:“大夫,钱,我来想办法,您就马上准备手术吧!”医生说:“那好,你可要尽快啊!”说完就进了手术室。

单丽立即从医院出来,准备到马路对面的银行去取钱,刚走了几步路,就听背后有人叫她:“妹子——”回头一看是李忠从后面跑了上来,她问:“你还有啥事儿?”李忠嗫嚅着说:“我是担心,你出来拿钱,不安全。”单丽明白了,李忠是怕她跑了啊,这也难怪,他在这里无亲无故,害怕被骗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于是单丽说:“那咱们一块去。”

单丽从银行把仅剩的七千元全部取了出来,当即点了五千五交给李忠说:“这是五千五,你把押金交了,剩下的你就留着先用,不够我再想办法。”李忠眼泪汪汪地说:“妹子,我瞧出来你是位好人,既然你也是给人坑了,咱们要么报警吧!”单丽苦笑了一下:“我现在除了知道他的外号叫肥羊外,连他的真名、在哪儿住都不知道,报警有啥用?”李忠愤愤地骂道:“这人真是猪狗不如,他这不是坑人吗?”

他们回到医院,因为母亲也住在这家医院,单丽见天不早了,想去看看母亲,就对李忠说了,李忠很通情达理:“妹子,你去吧,我弟弟那儿还有我呢!”

单丽护理好母亲,又来到医院急诊室。她刚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,就听医生正在发火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这么长时间了连他们的影子都不见,你们赶快四处找找。”一个护士说:“我都找遍了,可哪儿也找不到。”单丽心里不由咯噔一下,他们这是在说谁,不会是说自己吧?她走进去问:“大夫,怎么了?”医生一见单丽便生气地说:“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们的手术都做完了,你们的押金还没交。”单丽呆住了:“不会吧,我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把钱给了李忠,他,他没去交……那他人呢?”

“我正想问你呢?别说交钱了,现在连他的人都找不着,再晚会儿,我们就报警!”单丽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,顿时感到头一阵发晕,眼睛都直了,就在这时,却见李忠满头大汗从外面奔进来,喘着粗气说:“医生,我在这儿。”说着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直喘气。单丽悬着的心一下放了下来,她问李忠:“李大哥,你这半天上哪了?”李忠半晌才说:“妹子,我看见那个人了,就是那个叫肥羊的家伙,我想抓他,可惜没抓到。”

李忠对单丽说,他去收费处交押金时,无意间发现肥羊探头探脑地在张望,他刚要去抓肥羊,不想被肥羊发现了撒腿就跑,他就去追,肥羊狡猾地钻进了一条胡同,左绕右拐兜了几个圈儿就不见了,李忠不甘心,在那一带找了半天却没找到肥羊。单丽想:肥羊来医院干吗?难道他心虚,是来打探傻子伤情的?她见李忠满脸沮丧,一句话也不说,就劝道:“李大哥,你也不要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,在这儿你人生地不熟,能平安回来已经不容易了。”李忠叹了口气,气愤地骂道:“太便宜他了,要是被我抓住,非打折他的腿不可!”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